银行主动谋变 信用卡业务增速放缓

发布日期:2019-09-08 17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数据显示,上半年信用卡业务整体增速呈现放缓态势,甚至有国有大行发卡量、贷款余额出现负增长。业内人士指出,信用卡业务增速放缓,是“共债”等风险暴露下,银行主动的一种业务调整。不过,作为零售转型的重要抓手,信用卡业务仍然是银行发展的重中之重。未来,银行需进一步调整信用卡客群结构、业务模式,加强风险应对能力,才能在激烈竞争的中国信用卡市场中获得发展机会。

  半年报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主要发卡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整体呈现增速放缓趋势。业内人士指出,这与银行对于信用卡业务的主动调整有关。

  国有六大行中,邮储银行增速居首,上半年结存卡量2752.88万张,较上年末增长19.17%;农行也实现两位数增长,上半年累计发卡量1.14亿张,较上年末增长10.60%。建行、工行、中行上半年卡量增速仅为个位数,分别为5.43%、2.28%和6.93%。值得注意的是,交行信用卡业务出现了负增长。截至6月30日,交行累计发卡量7147万张,较上年末减少8万张,贷款余额减少超过500亿元,降幅10%。

  股份制银行方面,中信、招商、平安和兴业四家银行信用卡卡量较上年末的增速分别为10.95%、7.48%、8.3%和10.6%,四家银行2018年上半年对应增速均在15%以上。

  央行发布的《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》也显示,截至二季度末,我国信用卡(包括借贷合一卡)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.11亿张,环比增长3.5%。而在去年同期,我国信用卡(包括借贷合一卡)发卡量环比增速为4.07%。

  信用卡资深研究人士董峥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银行信用卡业务放缓,原因可能是面对较大的业务风险,发卡银行对原有业务模式、业务渠道进行了调整。

  交行在半年报中亦表示,该行应对外部市场形势变化,贷前、贷中管控多管齐下,主动加强了信用卡业务发展与风险管理的平衡。

  银行调整信用卡业务的背后,信用卡风险加剧问题不容小觑。根据央行发布的《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情况》,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38.84亿元,环比增长5.19%,123kj手机看开奖,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.17%。

  这一现象在银行半年报中也有体现。国有六大行中,交行信用卡不良率上升明显,截至6月末信用卡不良率为2.49%,较年初上涨0.97%。股份行中,招商、浦发、兴业、平安信用卡不良率均有所上升。

  对于信用卡业务不良上升抬头的原因,多家银行提及“共债”风险。其中,中信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,2018年以来,现金贷、互联网消费贷、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,债务风险不断聚集,市场共债客群资产质量波动明显,此类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。

  董峥表示,随着经济调整以及金融领域的立法整顿,一些违法违规的网贷等业务被清理,其中有大量资金来自信用卡套现。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信用卡套现流向平台投资、炒股甚至炒期货,造成了信用卡违约逾期情况的日益严重。

 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信用卡不良抬头也与优质客户逐渐下沉有关。前些年特别是2017年我国信用卡业务快速扩张,已经将最优客户开发,信用卡发展空间接下来要面对的是风险等级更高的客户,这也导致信用卡风险的上升。

  事实上,信用卡风险已经引发了监管部门的注意。近日,北京银保监局印发《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》,要求辖内商业银行应积极引入个人征信、通信运营商、社保、公积金、纳税证明、交通运输部ETC数据等外部可信数据,不断优化风险评价模型和交易监控模型,利用“大数据+模型”技术手段不断完善银行卡风险管理体系。

  尽管信用卡增速呈现放缓态势,但在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大背景下,作为重要抓手的信用卡业务仍将被持续看好。业内指出,下一步,银行需进一步调整客群结构和业务模式,持续增强风险应对能力。

  “我们会坚定不移的加大信用卡业务发展,并且将更有信心的强化信用卡作为零售大单品已有的优势,做大这个优势。”中信银行业务总监吕天贵在业绩发布会上称。建行副行长廖林也表示,将大力发展个人消费贷款,包括现在推进的个人快贷,包括信用卡部分、小微快贷部分,形成零售板块上的百花齐放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各家银行普遍将信用卡业务作为零售转型的重点,其营销效应能够有效带动消费金融以及中间业务的规模增长。数据显示,中信银行上半年零售银行业务实现营业净收入324.72亿元,同比增长20.05%,占全行营业净收入的36.72%;零售银行非利息净收入228.11亿元,同比增长18.17%,占全行非利息净收入的65.67%;其中,信用卡非利息净收入183.71亿元,占全行非息净收入的52.89%。

  多家银行表示,未来将继续对信用卡客群结构及业务模式等进行调整,提高风险应对能力。吕天贵表示,鉴于2018年整个行业风险有所抬头,中信银行加大信用卡业务的调整力度。一是对目标金融客群结构进行调整,伴随着客户信息完整度的提高和征信能力的不断完善,中信银行客户结构不断优化,有效客户提高了5个BP(基点);二是对贷款结构进行调整,在根据客户风险等级划分的ABCD四类客户中,把A类客户提升了6至7个百分点,与此同时大幅压降D类客户;三是对收入结构进行调整,轻资本收入实现较快增长,比如年费收入增幅达到接近57%。

  平安银行半年报显示,该行自2017年底开始提前进行风险政策调整,重点防范共债风险,同时针对共债、高负债及高风险地区客户采取额度管控、谨慎授信等措施,控制并降低了高风险客户占比,新发放业务的资产质量稳定向好,预计这些管制措施的优化效应将会在下半年逐渐展现。

  “各家银行都面临着调整中求发展的机会,但是,这种调整是必然的,也是必须的,只有顺应时势的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,才能在激烈竞争的信用卡市场中获得机遇。”董峥说。